站内搜索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
用户登录
 
 
当前位置 >> 网站首页 >> 历史资讯
新闻动态
推荐文章
历史资讯
泥人张巧赚李鸿章
发布时间:2018-09-03 

清光绪年间,天津出了个善于捏泥人的艺人,名叫张明山。据说他与别人闲聊时,袖里藏着一团泥巴,趁说话之际,他把手伸进袖口,几下便把对方的塑像捏出来了,而且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令人惊叹。由此得了个“泥人张”的称号,叫来叫去,反而把他的本名忽略了。

一天,泥人张正准备去街上摆摊卖泥人儿,忽然有两个官差模样的人找上门来,让他到总督衙门走一趟。泥人张一愣:“唤小人去总督衙门干什么?”差人说:“我们怎知,你自己问中堂大人好啦!”泥人张更纳闷了:堂堂总督衙门,让我这个捏泥人的去干吗呢?没法子,也只好揣着一肚子忐忑不安,硬着头皮去了。

当时,北洋大臣李鸿章正担任天津直隶总督。再过几天,就是他老母亲的八十寿辰了,他想献一件礼物,可无论金银首饰、奇珍异宝,老太太压根儿瞧不上,这可让李鸿章发了愁。手下人建议说,天津有个泥人张,捏泥人的手艺那叫一绝,不妨找他来给老太太捏个像,没准儿能讨得老太太开心呢!李鸿章听了大喜,立即命人把泥人张请到了总督衙门。

差人领着泥人张拜见了李鸿章,泥人张才知道中堂大人是让自己来给他的老母亲捏像,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。只听李鸿章又说道:“听说你捏泥人的手艺巧夺天工,好好地做,本官自有重赏!”

说罢,李鸿章亲自带着泥人张来到后堂,拜见了他的老母亲。泥人张上前深施一礼,老太太点了点头。李鸿章忙向老母亲介绍:“这是我的一个门生,今天特来看望您的!”他之所以没说出泥人张的真实身份,是想给老太太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趁着李鸿章和母亲说话,泥人张仔细地端详着老太太,一只手便在袖子里悄悄地捏巴起来——他已养成了这个习惯,平时出门袖子里总是揣着一团泥巴,随时随地都可以捏泥人。

不一会儿,泥人张就在袖子里捏好了草样儿,然后背过身来让李鸿章过目。此前,李鸿章对泥人张的手艺还半信半疑,如今一看,惊得他差一点叫出声来——简直像极了!虽然只是个草样,可那眉眼、那神态,活灵活现是老母亲的模样,真是名不虚传!李鸿章不由得哈哈大笑。

泥人张见李鸿章如此满意,上前低声说道:“给中堂大人的老母亲捏像,小人不敢丝毫马虎,要带回去精工细作,三日后送来,保证误不了寿诞之日。”

三天后,泥人张如约来到,当着李鸿章的面,打开手中的一个檀香木盒。李鸿章睁大眼睛看去,只见盒中端坐着一个雍容富态的老太太,这回比先前的草样儿更加精细,而且上了彩儿,头发也染成了黑色,几乎能看到一根根发丝,脸上还泛着红光,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。这是泥人张在不失真的前提下,对老太太的形象做了美化,可谓匠心独运!

李鸿章接过木盒,看了又看,爱不释手,对泥人张说道:“你的手艺果然不凡,赏你五两银子!”泥人张一听中堂大人竟然如此小气,也顾不得体面了:“大人,五两银子远不抵手工费,请赏给小人二十两!”

李鸿章一怔,没想到泥人张竟敢与他讨价还价,脸色猛地一沉:“何出此言?”泥人张忙辩解说: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一向工艺严谨、精益求精。再说,这是给大人您的老太太捏像,非同一般,更要精工细作,特别耗神费力,二十两银子物有所值啊!”李鸿章听了十分不快:“就这么小小一块泥疙瘩,哪里能值二十两银子!”泥人张仍据理力争:“大人此言差矣,这岂是一般的泥疙瘩,而是中堂老太太的塑像啊!二十两银子实不算多,少一两也不成!”李鸿章实在不愿出那么多银子,干脆背转身去置之不理。

泥人张见状只好说道:“大人既不愿意,小人也不勉强,买卖不成仁义在,我将原物带回好了!”李鸿章气恼之下,将手中的木盒递给了泥人张,又向他挥了挥手,算是下了逐客令。

泥人张悻悻地回到家,看着那老太太的泥像,越看越恼火:耗费了几天工夫,竟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,你李中堂白花花的银子不知有多少,二十两银子不过九牛一毛,何至于如此抠门儿!

怎么才能出这口气呢?泥人张想了又想,计上心来,他照着老太太的泥像又捏了四个,然后拿到北城根,扯着嗓子叫卖:“大家都来买啊,李中堂老娘的像,二两银子一个!”众人闻声围拢了过来,只见地摊上摆着五个一模一样的老太太泥像。有人好奇地问:“这泥人真的是李中堂老娘?”泥人张说:“千真万确,李中堂亲自请我去总督府给他老娘捏的呢!”听了这话,人们凑得更近了,可是瞧稀罕的多,却没有买的。泥人张也不在乎,只是一个劲儿地吆喝:“李中堂老娘的泥像,都来买呀!”

北城根离总督衙门不远,衙役发现泥人张在叫卖中堂老娘的泥像,立马报告了李鸿章。

李鸿章听了十分愤怒,刚要命人前去捉拿泥人张问罪,又觉得有些不妥,他踱着步子想了想,命衙役去把泥人张叫来。

泥人张进了总督衙门,李鸿章压着心中火气问:“你胆子不小啊,竟敢叫卖我老娘的像!”泥人张不亢不卑地说: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以捏泥人养家糊口,捏了泥人就得卖。老太太的泥像捏好了,自然要卖给中堂大人,可大人您嫌贵不买,我不能白搭上工夫又赔钱,只好沿街叫卖喽。”

李鸿章又问:“你卖给我要二十两银子,为何在外面卖二两银子一个呢?”泥人张说:“大人明鉴,卖给别人只收二两银子,因为他们是平头百姓:卖给大人就必须二十两银子,这是凭您中堂大人的身份,再说这可是大人的老娘啊!您若不买,小人还是拿到大街上去卖吧!”

泥人张说罢就要告辞,李鸿章忙摆手说:“等一等……”他想,这是自己老娘的像,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他摆摊卖了。再说,老娘寿诞之日就要到了,若不买下这泥像,拿什么做寿礼呢?只好咬咬牙花二十两银子买下吧!于是,他吩咐下人取来二十两纹银交给泥人张。

没想到,泥人张又开口了:“中堂大人,二十两银子怎么够呢,我一共捏了五个老太太泥像,每个二十两,总共要一百两!”李鸿章一听这话,顿时气得浑身哆嗦,七窍生烟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泥人张一看李鸿章这恼羞成怒的样子,觉得十分好笑,便说:“大人也不必恼怒,您买一个就行了,剩下的我还是拿到大街上卖吧!”

李鸿章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小子分明是敲我的竹杠啊!好,我全买下了!”他只好极不情愿地付给泥人张一百两银子,买下了老娘的五个泥像。


全部评论(0)
           
0/140
验证码:   
 
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:0531-82906425 邮箱:zglnjy@sina.com 备案号:鲁ICP备09091493
  技术支持: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