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
用户登录
 
 
当前位置 >> 网站首页 >> 书画赏析
书画艺术
推荐文章
书画赏析
色墨淡雅 富贵吉祥 ——李鱓《松藤牡丹图》赏析
发布时间:2018-04-09 

清代乾隆时期,兴起以李、郑燮、李方膺等为代表的“扬州八怪”,又称扬州画派。他们多为官场失意的文人或隐士,备感世态炎凉,强调个性发挥,画法多得益于石涛、八大、陈淳、徐渭,纵笔恣肆,诗书画印交融,将文人写意花鸟画引入雅俗共赏之境。李(1686-1756),扬州府兴化县(今兴化市)人,字宗扬,号复堂,别号懊道人、墨磨人。李是明代状元宰相李春芳的第6代裔孙,清康熙五十年中举,并于康熙五十三年以绘画召为内廷供奉,后因不愿受“正统派”画风的束缚而遭忌离职。清乾隆三年,他出任山东滕县知县,为政清简,颇得民心,后因得罪上司而被罢官,居扬州,以画为生。其宫廷工笔画造诣颇深,中年始画风变化,转入粗笔写意,大胆泼辣,挥洒自如,感情充沛,富有气势。他的作品对晚清花鸟画有较大的影响,传世画迹有《土墙蝶花图》《松藤图》等。

扬州八怪中,李成名最早,而且是八怪中唯一曾供职于康熙身边的画家。他曾奉旨随蒋廷锡学工笔设色花卉,画法工致;后又转学指画大师高其佩放纵一路的画风,进而崇尚写意;流寓扬州期间,又从石涛笔法中得到启发,终于融会诸家,形成了自己任意挥洒、“水墨融成奇趣”的自家风格。因此,李的笔下既有明代浙派花鸟画的传统根底,又受到清代宫廷工笔花鸟和民间豪放花鸟画风的影响。其作品喜于画上作长文题跋,字迹参差错落,画面十分丰富。他的作品既讲求造型构图,又讲求色墨的有机融合,这种绘画风格被后来的海派画家赵之谦、任伯年、吴昌硕等人继承。可以说,李堪称“中国绘画史上起着承前启后作用的画家”。

由题款“乾隆十九年四月,写似遴秀年学兄教。复堂懊道人李”可知,《松藤牡丹图》为李晚年之作。作品画面清朗自如,青松挺立,藤蔓攀援。下有白牡丹及兰花呼应,寄寓吉祥如意,多寿且子孙贤。李在技法上以用水为突破口,树立了自家风格。他曾说:“八大山人长于笔,清湘大涤子长于墨,至予长于水,水为笔墨之介绍,用之得法,乃凝于神。”画面变幻莫测的微妙艺术效果,体现了其老健酣畅而奇崛霸悍的画风。

此图,绘苍松粗壮挺拔,直冲云霄,枝干虬劲盘旋。作者画松时用战笔顿行,树干似砍斫而成,不做修饰。松针中锋直下,起收笔简洁爽利,墨色浓淡相间。枝叶交错,用笔挥洒,用墨酣畅。下有拳石相依,皴擦厚重。藤花或含苞似珠,或自由初放,藤蔓轻盈盘绕,串串簇簇,垂于松树枝头。李曾在《松藤图》中题写“漫惊笔底混龙蛇,世事谁能独起家。松因掩映多苍翠,藤以攀高愈发花”,表现出松与藤缠绕相依的关系。松下几枝白色牡丹,伴石而长,在叶子的衬托下偃仰有致,益显雍容富贵之态。花朵凝露、绿叶繁茂,均以双勾而成。石的缝隙间穿插有鲜嫩的兰花、灵芝,精勾细描,姿态生动,点缀其中,充满祥瑞之气。图中奇石用斧劈皴,或浅或深,石形峻利,硬而多角,更显牡丹的雍容华贵。树干与石块的勾勒以书法用笔入画,自由随性,毫无法度束缚。苔点则学习石涛破笔泼墨的画法,笔墨奔放,酣畅淋漓,富有动感。

绘画,一直被文人士大夫们视为清雅韵事。面对“以画为业”的现实,“扬州八怪”的绘画创作也会兼顾自己的意趣与索画者的品位。永保平安、多子多孙、多福多寿等是普天下人共同的美好愿望,李的许多作品就借花鸟的谐音,以表现“长年富贵”“平安四季”等内容。如他在《松藤牡丹图》中所题:“问年得似松枝老,富贵还如藤蔓缠。更写兰花芝草秀,卜君多寿子孙贤。”此作工整细致,豪放宕逸,自有清雅秀润的韵味。作者用水墨抒写文人情怀,不以俗艳重彩取媚世好,所写古松历尽沧桑,呈龙钟之态,却又新生枝叶,结合仙芝,有祈祝长寿康健之寓意。这样的选材和通俗晓畅的题画诗,诚然顺应了索画者的世俗趣味。

李拓展了写意花鸟画的表现领域,取材之广超过前人,在写意花鸟画的表现形式上亦有新的突破。同时,他又吸取没骨花卉的表现方法,工细严谨,色墨淡雅,变化丰富,富于立体感,具有很强的艺术表现力。难怪晚清画论家秦祖永在《桐荫论画》中赞曰:“李复堂,纵横驰骋,不拘绳墨,自得天趣,颇擅胜场。”

全部评论(0)
           
0/140
验证码:   
 
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:0531-82906425 邮箱:zglnjy@sina.com 备案号:鲁ICP备09091493
  技术支持: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